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洛阳网 > 旅游景点 > 正文

民族服饰约拍带火的十大城市:谁掉队?谁崛起?谁进阶?

发布日期:2023/10/10 15:35:42 浏览:17

从一股“民族服饰文化”潮流,变成一条发展链,再由点及面带动旅游消费,还需要城市花更多内在功夫。

图片来源:西安大唐不夜城官方微博

文_娱乐资本论

“来平遥古城怎么能不体验一下清汉晋商少奶奶!”

“在泉州,40元体验赵丽颖同款蟳埔女簪花围。”

“这就是苗族古寨的宿命感吗?在千户苗寨圆了我的苗族少女梦。”

“来敦煌鸣沙山当一日西域公主咯。”

由于民俗服饰约拍热,国庆的流量和热度又光临了贵州、太原、敦煌、泉州等新晋热门旅游城市。

以敦煌为例,从暑期开始,鸣沙山月牙泉景区接待游客数量就已经突破100万,一眼望去,全是穿着西域风格服饰的#“敦煌公主”骑着骆驼“堵”在沙漠里#的话题,还登上各社交平台热搜。按极目新闻公布的数据计算,单就敦煌的约拍产业规模,已经过亿。

各种各样民族服饰租赁店、体验馆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山西平遥古城。“冠云牛肉”是知名特产,也是游客到平遥旅游少不了买的土特产品,如今这家曾被冠云用作“牛肉博物馆”的店铺,已在十一期间被“民族服饰旅拍”所取代,只是保留了原来的招牌。

图片来源:胡同故事

先以“妆造 约拍”整套售价不过百的汉服、朝鲜服、苗服等民族服饰拍摄,吸引大学生特种兵打卡,再借素人自发拍的短视频点燃星星之火,让城市适配度高的拍摄地标在互联网出圈,从而给以民族古迹为卖点的古城拉来大量全新的消费红利。民族服饰约拍狂欢,成为对游客尤其是年轻人吸引力满满的“活招牌”。

热风到底能刮多久?是转瞬即逝的“网红经济”,还是持续火热的“流量密码”,不同城市实验下来天壤之别。

因为过度单一化的“流水线公主”模式、落后的服务能力,西双版纳、延吉在1.0阶段就已经被拍倒在沙滩上;成功进阶到2.0阶段的洛阳、西安,把民族服饰潮流,变成一条成熟的产业链,不断在服务、内容、爆款地标上进行升级更迭,一年过去仍热度不减,隔三岔五就要霸榜全国热搜;杭州、常州等江南城市则进入到更为成熟的3.0阶段,已经延伸至更深层次的品牌节日IP塑造。

爆红之后的长红之路难走,正在崛起的贵州、太原、敦煌、泉州,急需一份避坑和进阶指南。

敦煌、延吉、西双版纳……为什么1.0时代的“民族风约拍”总是踩雷?

1.0阶段往往以一个因地制宜的“民族风约拍”模型带火一个城市的爆红地标的形式出现,通常要具备“独特的少数民族服饰 适配度最高的景区”的用户认知,比如拍“飞天西域服”认准敦煌的鸣沙山,拍“苗疆女”认准贵州“千户苗寨”,拍“哈尼公主”则认准西双版纳的月光夜市。

没有大范围少数民族聚集的山西太原是个“特例”,本身无标志性的少数民族服饰,另辟蹊径把自带明清历史滤镜的“平遥古城”和“清汉女”(清朝时期汉族女子穿的服饰)服饰相结合,直接打出了“要拍地处高墙深院的少奶奶,就要在平遥古城”的用户差异化认知。

但不容忽视的是,民俗服饰约拍自带天然流量,但刚迎来爆红,社交平台时不时的踩雷贴就已到达。

首先是“低价”妆造带来了过度单一化的网红妆和拍照风格。

“鸣沙山上挤满了‘敦煌公主’,全都是赶来拍照的,大家的妆容、动作和地点简直都是像素级复制,周围和我一样拿着琵琶的就有七八个。”小伊吐槽。

犹记得,这些“敦煌公主“也曾是东北小城延吉的“朝鲜公主”和云南西双版纳的“哈尼公主”,穿着高相似度的民族服饰,化着类似的精致网红妆容,用着千篇一律的拍照风格,像天真蓝的标准商品一样源源不断出产。

仅在小红书一个平台,就充斥着不少踩雷贴,大部分都是抱怨商家“流水线式”地赶工,即使首席化妆师也是统一手法,全部都是“网红脏脏妆”,从妆造到拍摄时间也压缩得很紧凑,好看的景人多,有提成的摄影师才会去排队,精修照片要么赶工修图粗糙,要么半个月都收不到精修图。很多年轻人都表示,花钱买教训,不会再去第二次。

其次是爆红点位的旅游承载容度过限,却没有新网红拍照点位做承接。月牙泉景区的沙丘是网红打卡点,但国庆人多到爬沙丘的梯子都要排队,而甘肃的其他小众景点却不为人知。

“虽然敦煌的莫高窟、玉门关、榆林窟这些景点存在距离远、交通不便等问题,但如果随着服务提升,其实是可以和酒店、出行这些服务做结合,打造多个点位巡回拍摄的,这甚至可以直接带动小众景点淡季人流量,也避免过于拥挤。但是这对于商家的组织能力和服务意识有更高的要求,现在很多店铺的逻辑就是圈住单一热门点位挣流水线块钱,一天定点多接单,但持久下去只会对城市口碑造成损害。”敦煌某民宿老板告诉剁椒。

此前,延吉的“中国朝鲜族民族园”便也被网友们诟病为“拍照影棚”,因为过于集中的朝鲜拍摄和有限的场景让很多到来的游客体验并不好,也影响了长期的影响力发酵。“这个民俗园并不是传统建筑,而是新建的拍照打卡基地。基本上拍照店铺和跟拍服务都集中在民族园附近,大家都默认穿朝鲜服就要到这里。一到假期,这里就会人满为患,这时候再想拍汉服照等有区分的服饰也会变得突兀。”曾经去过延吉的米米对于体验便十分失望。

在她看来,地处边境的延吉很多商业化建筑有着明显的韩式风格,大量店铺的招牌文字都为韩语,如果可以把民族风拍摄外延至韩系少女风拍摄,扩大至商业街区,也不失为不错的选择。

更为严重的是,由于景区对民族风约拍管控不强,导致店家“宰客”现象频频。米米提到,如今延吉没有低于100元以下的朝鲜族服装了,好看的衣服全部400元起。米米在网上预约精修的套餐是599元,做完妆造后被店家告知优惠结束,直接涨价至1000元,“妆造了两个小时,钱也花了,只能拍了”。

高溢价带来口碑损害问题同时出现在西双版纳和贵州。很多北上广的年轻女孩被“低价体验一日哈尼公主”的短视频吸引来,却发现临时涨价,假睫毛、彩绘是另外的价格,体验、服务也跟不上,加上西双版纳本身位置偏僻,交通不便,旅游景点比较分散,不成规模,旅游的内容和项目也比较单调,对于一线城市游客来说,是不值得的。

“十一期间去千户苗寨拍苗族少女,价格已经飙到400元,妆造排大队,很多姐妹都是冲着苗寨的网红亭子拍照的,但必须要在云亭酒店住宿或者定制旅拍才能拍那个场景,699元起拍,”有旅客在小红书吐槽,寨子里都是旅拍店,三步一家,但其实拍摄效果跟全国各地的古镇古街都大差不差。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服务跟不上的热门景区内具有民族风情的服饰正在被陆续其他旅游城市“收编”,如今,在洛阳,白马寺被称为缩小版的“西双版纳”,在苏杭,拍摄蟳埔女的小店一家接着一家,在西安,揽月府等小众景点也十一期间被年轻女孩们挖掘出来,成为“平遥古城”的平替。

归根究底,一个城市“民族服饰 爆红景点”只能形成短期的消费热点,若其他旅游城市反应速度更快,迅速平替其特色场景,加上配套服务、设施更为完全,这些新晋城市因民族服饰所带来短期的“热点收益”根本不足以吸引客流持续增加,也不足以让一次性的猎奇消费、情绪消费转化为长期消费。

洛阳、西安2.0版本进阶版:服务精品化、地标差异化

与之相对的,文旅基因更为浓厚的西安和洛阳在“长红”之路上已经进阶到2.0版本,成为了正面案例。典型例如去年暑期爆火的洛邑古城和长安十二时辰街区,并没有随着新晋城市加入竞争而沦为过气网红,反而通过不断的自我迭代,反哺周边景点和连锁产业出圈,为城市带来持续热度。

观察这些成功进阶的景点,剁椒也发现了四大进化诀窍。一是民族服饰约拍市场逐步成熟,尤其是服务和价位分层,走向精品化和多元化,打造不可替代的城市差异化属性。

“去年,清一色的都是网红妆的流水线公主,现在我们主打复原妆,要求从汉服到妆造必须还原当时朝代的审美,现在唐代簪花仕女图是爆款妆容。”不夜城一家做复原汉服馆的老板告诉剁椒。

《唐代簪花仕女图》复原妆,图源小红书

在西安大唐不夜城,之前不到百元就能收获“一日大唐公主体验卡”,现在一边为高服务需求游客“妆造-跟拍-摄影指导-修图”一条龙服务,价格区间从百元到上万不等;一边也为满足价格敏感型用户需求,推出了几十元的低客单价服务,仅提供妆造、彩绘、饰品和道具,供游客自由拍摄。

同样,洛邑古城周边的汉服拍摄馆,既有不少200元以内情侣服饰 妆造的双人套餐,也有千元以上专注武周复原服饰,天堂明堂跟拍一条龙的高客单价服务。探访中剁椒还发现,一年多前对于男性汉服妆造还不甚上手的店铺老板,如今对男性发型研究已经进入新阶段,多款男性长发造型、帽子造型不一而足,服务也有明显升级。“今年以来全家拍摄、情侣拍摄需求明显增加,我们现在可以熟练做男性假发、胡须妆造,怕麻烦的游客也可以通过帽子完成像模像样的造型。”老板表示。

这样的价格带升级和服务升级,方能满足周边游、远途游、淡季游、节点游等不同时期不同距离游客的差异化诉求。

二是人群迭代后,衍生的服务要周到。

在洛阳,不仅有穿汉服的游客,还有大量日常生活中穿汉服的中小学生、公交车司机、义诊医生。穿汉服上街成为一种城市潮流,更是在汉服约拍大热后,具备了部分景区汉服免票等优惠政策鼓励。

同时,汉服约拍的一条龙服务不仅在汉服租赁市场里卷,还卷到了周围的民宿、餐饮行业。

“去年来洛邑古城的都是洛阳周围地市的人,今年汉服热带动全国各地的游客来洛阳,主要目的就是来洛邑古城拍汉服,从单人拍,到一家人出游一起拍。”主打高端民宿的云华里老板王鹏发现了商机,直接在民宿里打造了一个“小洛邑古城”,几个经典的“市井”景别和洛邑古城别无二样。同时,他还开起了汉服馆,附加99元就能穿品质、工艺、刺绣上乘的精品汉服,还提供摄影师在民宿里拍摄,控制了人流,不至于拥挤,提供给入住游客更好的拍摄体验。

西安长安十二时辰街区附近的美食一条街,也专门针对汉服热推出了大量复原型古风美食拍照打卡活动,在热门餐饮店里,随处可见穿着全套汉服前来用餐的游客,服务员也会为汉服游客提供专门的绑带,避免宽袍大袖在用餐中弄脏。

这样延展到周边产业带的针对化服务升级,也容易造成持续的正向内容传递和自来水安利,打造长红的口碑基础。

三是不断更新网红地标,爆红地标以点带面,突出每个旅游景点的特色化。

当前,围绕汉服约拍,洛阳以洛邑古城为中心,延伸出了丽景门、应天门、天堂明堂、九洲池等市内老城区名胜一条龙的小景点带和市郊白马寺、龙门石窟、关林等知名大景点区,带火了一系列网红地标。

“国庆期间,洛邑古城的客流量依旧火爆到日入过万,不同的是,会在隔日选择其他景点拍摄。”洛邑古城项目经理程俊晖告诉剁主,以洛阳市内打造的一整条旅游线路为例,洛邑古城更具市井烟火气,丽景门可以体会老城墙,九洲池是园林风格,应天门场景恢宏壮观,天堂明堂更具备武周历史感。每个场景既有差异化定位,又处处是汉服约拍打卡点。

同样,市郊的白马寺因为汇聚了多个类目的宗教建筑,更适合民族服饰拍摄,这些原本便热门的大众文旅项目也因为约拍热焕发出了新的生命。

有趣的是,同为十三朝古都的西安和洛阳,也在抓住出圈热度,相互导流,不少旅行社还推出了古都七日游,一条线路感受洛阳、西安不同的人文和不同朝代的服饰文化。

丰富的旅游目的地选择,既避免了客流量过于集中造成的拥堵,也呈现出了更丰富的拍摄场景,对于提升单个用户的消费频次和消费金额均大有裨益。

四是避免单一的游玩项目让游客失去新鲜感。

在汉服约拍之外,洛阳重推“博物馆”游玩。今年五一和端午假期,洛阳古墓博物馆这样的“冷门景点”在抖音出圈。

[1] [2]  下一页

最新旅游景点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