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洛阳网 > 企业单位 > 正文

最熟悉的陌生人:中国快递员(深度长文)

发布日期:2016/10/3 12:38:15 浏览:864

你现在看到的,是一群快递员的故事。

他们应该是你在这个城市里“最熟悉的陌生人”。在城市的道路上,他们骑着电动车呼啸穿行;在写字楼里,小区里,举目所见也都是他们忙碌的身影。他们是你的互联网世界和真实世界的连接点,也是你跟外部世界沟通的连接点。

承认吧,你现在的生活已经离不开他们。

当然,你可能也经常会被他们的电动车挡住去路,或者被他们挤在电梯的角落里。真烦人。但是,作为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当看到有快递小哥被打的新闻,你会为他们义愤填膺。当暴雨天气来临的时候,你也会感慨他们的生存之不易。虽然你可能经常会听说,他们的工资比你高。

但当多数时候说到快递员的时候,你脑海里浮现的,可能还是作为一个群体的他们,对他们每个个体的印象,却是模糊不清。

我们这里奉上的,就是几个快递员个体的最真实的故事。

为了这些人物和故事,界面新闻记者也走进一家大型快递公司,应聘成为一名快递员,工作了两个月,并且租住进了一个快递员的群居房,去亲身经历了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并且和他们建立起了友谊。

当然,揭露快递公司的运作模式不是我们的初衷,我们的初衷只是为了获得快递员的故事,所以,文中我们对这家快递公司做了化名处理。同样,为了不对这些快递员今后的工作和生活造成困扰,我们也对快递员进行了化名处理。

在界面新闻上线两周年之际,我们用这组《中国快递员》的报道,来作为我们对我们所身处的这个时代的一个记录。我们认为,要了解和记录这个时代,快递员是一个绝佳的入口。

从这个入口,我们可以走进中国经济由制造业而现代服务业的转型,走进中国居民消费升级和城市人群的生存状态,走进互联网时代的生活方式,走进中国的城市化进程。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们是一群年轻人,他们怀揣梦想。

(一):“太慢了,兄弟”

我第一次单独送快递,正好赶上了北京今年入汛以来的最大暴雨。那一天是7月20日,新闻里不断播报着机场航班取消、火车停运、地铁站漏水和路面交通瘫痪的消息。

早上八点,S快递公司北京通州某网点大厅里比往常更加忙碌紧张。第一班和第二班干线车送来的包裹分拣完毕后,三十多名快递员抓紧时间换上了统一配发的黑色雨衣雨裤。他们在大厅内外来回小跑,一手抱着包裹,一手撑伞,将平时一次性就能搬完的包裹,分多次搬上停在门外的电动小三轮。

“大家一定注意,避免快件湿损!”主管大叫着,并没有让我们暂停收派件。我还没有分到属于自己的三轮车,之前一直是坐在我师父潘龙的车上,和他一起进出。碰巧,这天潘龙送女朋友去火车站,主管让我骑他的车去收派件。

几乎所有人都躲在屋子里没有出来,一片厚重的灰黑色雨云仿佛压在人们头顶。这场雨憋了足够长的时间,终于找到一个宣泄口,不管不顾地从天上往下浇。我骑着潘龙的电动小三轮,行进在空无一人的小巷子,就像穿行在一条河里。宽阔的积水被前车轮劈成两半,激起两排将近一米高的水花。

主管交给我的收派区域是我最不熟悉的回民胡同。这片胡同是北京通州的回民聚居地,横七竖八地交错着长长短短11条胡同。迷宫里的这些小巷子大多只有两米多宽,有的还不到两米,逼仄蜿蜒。如果运气不好,很可能往前走了半天发现是条死路,那时想再掉头就难了。雨下得正大,刮水器又坏了,我只能在一片模糊中行进。但最头疼的还不是路难行,而是谜一般的门牌号。

我当时接到一个订单,要去蔡老胡同34号取个包裹。好不容易找到了蔡老胡同33号,喜出望外,赶紧骑车往前开了一户人家,结果出现的竟是36号。我来来回回找了几遍,愣是找不到34号。

不得已,给客户打电话。对方告诉我,还得沿着胡同往东走几十米,33号和34号之间隔着十几户人家。就像电影里的情节,天字二号房真的不一定在天字一号房隔壁。但我就那样在雨中的小巷子里兜兜转转,电动车一不小心就撞到路边的大石桩或电线杆,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滴滴警报声。

这轮降雨持续时间超过了2012年“7.21”特大暴雨。上午八点到十一点的派件高峰,正是雨势最急的时候。雨伞已不起任何作用。我临时在路边超市买了件雨衣,但主要是用来保护快件不湿损。出门不到半小时,全身湿透,连内裤都能拧出水。当我回到点部,发现大家都一样。

这是我开始快递工作的第19天。7月1日下午,这家快递公司的一名区域经理面试了我。他问了我三个问题——什么学历?以前干什么的?干快递的期待薪资是多少?

这家公司明文规定需要高中以上学历,但从哪里能弄到这张纸,小学都没念完的人也知道。

询问以前的工作经历,或许是想了解面试者能否承受高强度的体力劳动,最好还有不错的与人沟通的能力。来干快递的,以前大多是从钢厂、油田、制造车间和建筑工地等传统工业产业中分流出来的男性中青年劳动力,基本来自农村和小县城,还有很多以前当过兵,所以体力劳动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但与人沟通的能力,就有很大差别。

至于期待薪资,我以前听说这行能月入上万,就报了这数字。对方一听,微微一笑,“那你还是别来了兄弟,会让你失望的。”

正当我满以为自己没戏了,对方却还是让我从第二天开始,试岗三天。试岗通过后,开始办入职手续。后来我知道,这行是始终处于缺人状态,基本上来面一个进一个。

国内的快递公司几乎都有一个“师徒制”,新人上岗,需要先跟一名师父工作一段时间。在不同的公司,这段时间长短不一。S快递规定是一个月,相比于其他公司的一个星期,甚至是三天,算是学习期最长的。

师父每带一个徒弟,可以根据带徒效果,一次性获得150元至350元奖励。但其实师父们更看中的是,手下获得了一个免费劳动力。

S快递的设定是,新人上岗第一个月,没有巴枪。这是一种形貌酷似“大哥大”的手持终端,主要用于扫描上传包裹条码、查询费用等,是快递员作业的必备工具。没有巴枪,就无法独立收派件,只拿固定工资2700元,从第二个月才开始转计提,拿收派件提成工资。

但,师父并不会真让你站在一边看他做一个月,而会让你单独收派件。只是你收来和派出的件,并不像他们一样及时将运单上的条码上传到巴枪(行话是“传枪销单”,只有传完条码,收派件作业才算完成,系统中才有你的业绩记录),哪怕你已在一个月内拿到了自己的巴枪。你收派的这些包裹运单,要悉数交给师父,用他的巴枪上传,也就全部成了他的业绩。

在中国古代,快递这份营生叫镖局。接到镖单的镖师们,身骑快马,或行水船,将人托付的贵重物品按时送达商定地点。由于托送物多为奇珍异宝,路途遥远,遭劫风险很大,因此必须由功夫过硬的人担任镖师。如今的快递员不要求会功夫,只要四肢健全、能听会说的正常人就能入行。

快递员最基本的工作内容是收件和派件。在S快递,每派一个件,有1.6元的提成。而每收一个件,提成与收件运费以及寄送方式相关。最少的是一个件提成2元钱左右。

就像麻将,不同的胡牌方式,赢钱的多少是不同的。同样是收取一票快件,发送即日件和隔日件,所获得提成也有很大差别。有心的快递员会特意引导客户选择即日件、国际件、物流普运等能获得高提成的快件产品。此外,有些公司或淘宝卖家每天都要发几十上百个快件,如果能谈下,或从别家快递公司手中将这样的大客户挖到自己手中,可能就月入数万了。

所谓派件,就是将快件送到客户手中。听起来简单,但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时刻让你想以头抢地。

首先,你每天会有近百个快件需要派送,为了提高效率,必须在出发之前规划一条周全的线路,而有些快件是生鲜食品,如果因为派送不及时而腐坏变质,你要承担赔偿责任。有些客户着急,给你打电话,让你赶紧给他们派送。这可能会打乱之前设计好的路线,但如果你不答应,就会吃到投诉。

有些老居民区正在翻修,楼外统统用绿纱布遮了起来,你正好又对区域不熟,完全搞不清楚楼栋号和单元号,有时楼下指路人给的信息也是错的,这简直令人抓狂。客户家可能在五楼六楼甚至七楼,却没有电梯,如果你上门之前没有事先电话联系,很可能会发现家里没人而白跑一趟。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将快件送到人手里,却因为没有核实客户信息,到第二天客户投诉时才发现,自己竟然送错了地方。赔偿在所难免,你只能默默祈祷自己送错的这个包裹不会贵到连自己一年工资都搭进去。

核对客户信息后,才给了对方包裹,撕下黄单(快递运单的其中一联,因为单子是黄色,故称“黄单”)就走。你以为这一切已经结束了,却万万没想到,第二天客户投诉,说自己没有收到包裹。你说你明明已送过去了,也没送错人,对方却矢口否认。你把运单给客户看,客户指着签收人签名处说,“你看,这不是我的笔迹。”原来,你派送时为了图省事,没让客户签字,而是自己代签了。毫无疑问,这也要作为快件丢失处理,由你承担赔偿责任。

快递员还要时刻防范一个名叫“代收货款”的大坑。几乎所有新手都在这里栽过跟头。

“代收货款”相当于到付。一些客户在网上购物时,没有即时付款,而是等收到货物时,再向派送员付款。这笔款项属于公款,需要在次日上交给快递公司。代收货款的信息被标注在运单上,但很多快递员在派件时粗心大意,没有注意到这一项而忘了向收方客户收取。一般情况下,快递员可以重新上门索要。但如果遭遇耍赖的客户,你也无可奈何。因为单子已签收,表明一切手续已结束,这笔款项只能由快递员自己填补。

当潘龙给韩帅打电话,说他有个1500元的代收货款没收时,韩帅的脑子是懵的。

韩帅并不记得自己送过这样一个快件。后来,系统中调出了这张运单。一看,发现是我送的。正是7月20日,北京大暴雨那天。

那天傍晚大约六点,我骑着潘龙的电动小三轮,顺利派完了所有分配给我的快件,心情愉悦。在回点部的半路上,我碰到韩帅,问他需不需要帮忙。他给了我三个包裹,其中两个都好送,只有一个地址写着“杰杰网吧”的,我不认识。韩帅跟我指了指,我就去找了。

到网吧楼下,我给收件人打了两遍电话,都没人接,于是直接送到网吧前台,但前台说不认识这个人。一位自称是老板的中年女人走过来,看了看包裹上的运单,“这不是我老公的电话吗?但我老公没在网上买东西啊。”包裹里是一个苹果手机。

这时,她旁边走过来一个中年男子,看起来是熟人,但不是她老公。他看了订单上的手机号,觉得没啥问题,问我要不要付钱。我看运单上勾选的是“寄方付”,就说不用付钱。对方签收了。

直到两天后,潘龙从系统中将这张运单打印出来,我才发现运单右侧有个机关被我忽视了——代收货款一栏,写着“1500”。

我和韩帅赶紧带着单子,骑车到杰杰网吧。那位女老板却说,手机不是她和她老公买的,是一个常在网吧玩的男孩子买的。“我老公把自己的手机号写在墙上,这边的人有啥事都给他电话,结果这帮人在网上买东西也留这个号码。”她给我指了指前台旁边那面墙,用黑色喷墨喷的一个手机号,正是运单上的号码。

男孩也在一边,说他昨天不在网吧,今天刚从女老板手上拿到手机,去附近的手机店里验了货,发现是假的,“我不想要了,退货。”

但运单上并没有写寄方地址,无法退货。上面只留了一个寄方手机号,我们抱着最后一线生机打过去,却发现手机号也是错的。

像一个

[1] [2] [3] [4] [5]  下一页

最新企业单位
  • 报名仅剩7天!第四届全民健身线上运动会角逐正酣报名仅剩7天!第四届全民健身线上运动会角逐正酣10-03

    当金秋遇见“中国红”,健身新风拂过河洛大地。值此举国欢庆之际,“喜迎二十大·欢乐进万家”第四届全民健身线上运动会角逐正酣,不同地区、不同年龄的选手积极……

  • 国庆节假期出行机票搜索“升温”民航业有望持续回暖10-03

    近日,同程旅行最新发布的《2022“十一”假期旅行趋势报告》显示,近一周国庆节假期出行的机票搜索热度上涨136。近期,受燃油附加费下调以及相关部门出台扶持政策等……

  • 01108.HK):中建材09-26

    洛阳玻璃股份(01108.HK)发布公告,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募投项目中建材(合肥)新能源有限公司太阳能装备用光伏电池封装材料项目的主体工程顺利完工,并于2022……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